从收破烂维持温饱到“黑老大”,这个黑龙江女人只用了三年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12-31 19:16

 相夫,教子,洗手,挽发,做羹汤,很多普通女人的一生,可能都是这种样子。

大庆的高秀丽,偏不。

出资,组织,指挥,审核,赚快钱,她从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娘,混成了“黑帮”老大

也许,现在就可以回望这一生了,因为,余生的每个日子,都已经注定在牢狱中蹉跎了,高秀丽,也为自己的“任性”付出了代价……

从收破烂维持温饱到“黑老大”,这个黑龙江女人只用了三年

网络配图

高秀丽何许人也?

大庆市开展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”以来审结的第一起涉黑案件中,她是“黑帮”头目之一。

2018年,大庆市警方打掉了一个套路贷犯罪集团。这一团伙短短两年时间疯狂作案150余起,敛财千万元,犯下抢劫、诈骗、敲诈勒索等十宗罪。

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涉黑犯罪集团?

记者独家专访公、检、法、司,

为您全景揭秘这起套路贷涉黑大案。

从收破烂维持温饱到“黑老大”,这个黑龙江女人只用了三年

//

从收废品到套路贷

从小混混到黑老大

//

个人的变身记,浓缩着这个“黑帮”的发展史。

2004年到2015年,高秀丽的日子,基本上每天都在和废品打交道。经营废品收购站,能维持温饱,但赚不了大钱,还经常为周转资金发愁。没有钱,生意做不大,漂亮首饰买不了,高秀丽对钱的渴望一直在内心里膨胀着。

从收破烂维持温饱到“黑老大”,这个黑龙江女人只用了三年

网络配图

2014年,缺钱的高秀丽找人借了高利贷,高额的利息让她肉疼之余,也“嗅”到了一丝“商机”:套路贷来钱真快呀!一直潜藏在内心的欲望冲破了理智的堤坝。

说干就干。2014年9月22日,高秀丽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,为套路贷业务做准备。公司还需要人手,高秀丽的小叔子赵方贵介绍了王军。

2015年7月,这个套路贷犯罪团伙在红岗区的一间办公室里起步。三方出资,违法放贷,约定获利平分

  • 高秀丽和儿子赵建军为一股。高秀丽把废品收购站的库存卖了20万元,作为放贷资金。她的角色也开始转换,精力全放在招揽客户、谈业务和非法放贷上,日常大小事务都要操心,是公司的主心骨。赵建军主要负责索债。

  • 王军、莫兰兰夫妻为一股,负责出去跑客户、谈业务、要债。

  • 赵方贵为一股,也是跑客户、谈业务、要债。

从收破烂维持温饱到“黑老大”,这个黑龙江女人只用了三年

一伙人拉来客户后,

诱骗客户签订虚高借款协议、索取高额利息,被害人不从,就威胁、恐吓、滋扰

。起步之初的7个月里,他们诈骗3人,敲诈勒索4人,非法获利21万余元。

老板娘、街头小混混,尝到了赚快钱的甜头。

//

两大家族分分合合

由恶到黑逐步壮大

//

在两个家族的分分合合中,这个团伙由恶转黑,彻底黑化。

在放贷过程中,王军几次与赵方贵闹出矛盾。而跟着高秀丽试水放贷业务几个月后,王军已经摸清了套路贷的流程和手段。2016年2月,因分赃不均,两大家族“友谊的小船”翻了,分家另过各立门户。

赵方贵退出,高秀丽母子、王军、莫兰兰夫妻,带领各自的心腹马仔闯荡江湖。

从收破烂维持温饱到“黑老大”,这个黑龙江女人只用了三年

网络配图

王军在红岗区租了一间办公室,开始放贷业务。为了招兵买马,他上网打广告、在贷款中介群里招人、诱使被害人加入,团伙成员逐渐增多。

王军给团伙成员规定了工作时间、固定工资、业务提成、索债利润提成,自己负责指挥、带领马仔外访、索债,人称“大嫂”的莫兰兰负责记账、办理虚假起诉业务。

高秀丽母子此时也在“大展身手”,业务逐渐从红岗区渗透到萨尔图区、龙凤区、高新区。

随着业务发展,高秀丽又在龙凤区昌升国际租了一间办公室,开始吸纳招收马仔,高某、刘某等马仔在此时加入进来。

从2016年2月到2017年9月,两大家族犯案44起,获得收益130余万元。

一时间,套路贷行业内,两大家族风头强劲。高秀丽发现,王军团伙讨债能力很强,自愧不如,而王军此时也希望奠定“江湖老大”的地位,于是,双方再次合伙。

2017年10月15日,高秀丽出面在龙凤区国际商贸城租房,开办了一家贷款公司。此后的一年多里,他们发放名为“职工快钱”的高息小额贷款,将套路贷与暴力索债手段相结合,疯狂敛财

王军、高秀丽妥妥变身黑老大,“大嫂”对记账、虚假诉讼的业务更为熟稔,高秀丽的儿子赵建军带领骨干马仔王某、张某、王飞、白某、周某、刘某等人外出索债,另外还纠集20多人,软暴力和暴力手段轮番上阵,大肆攫取钱财。

王军、高秀丽都相信,天下是“打”出来的。两大家族再次合伙后,索债手段升级,同时,为抢生意、造声势,还和其他套路贷组织聚众斗殴,树立江湖地位。

喊打喊杀的日子里,犯案155起,83人受害,王军、高秀丽、莫兰兰、赵方贵、赵建军这5个人的账户里,沾着血腥气的1500余万资金流了进来。

从收破烂维持温饱到“黑老大”,这个黑龙江女人只用了三年

//

揭秘“黑帮”的日常:

组织严密 有事须请假

//

“黑帮”的日常是什么样?

王军、高秀丽领导下的“黑帮”,分工明确,组织严密。

作为出资人,“黑帮”组织获利均由王军、高秀丽支配,两人负责组织成员招聘、工资管理、放贷审核、放贷数额,指挥他人外访、索债等。

日常生活中,“黑帮”有不成文的规定:

  • 成员9时上班17时下班,中午在公司吃饭,工作时不得随意离开,有事须请假。

  • 月工资1500—3000元,介绍客户、索债均有提成。

  • 马仔中如有人被处置,会给家属发放慰问金。

如王军、高秀丽不在,一切事务由赵建军指挥,赵建军还对马仔进行“培训”,比如教他们如何逼迫、吓唬借款人,必要时再动手。

索债时,所有成员必须听从王军、高秀丽安排,如果当事人不配合,就使用堵锁眼、烧黄纸、非法拘禁、抢劫等软硬暴力手段,非法获得的钱财用于租赁房屋、成员工资、中介提成、食宿、购买作案工具等公司开销,购车、购房、购买奢侈饰品及日常花销等。

//

作案手段逐步升级

由简到繁隐蔽性强

//

王军,今年41岁。高秀丽,今年47岁。两人虽都是初中文化,但在套路贷赚快钱这事儿上,脑袋瓜子转得可不慢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,他们的作案手段逐渐升级,流程由简到繁,隐蔽性也越来越强。

他们作案的一般手段是——

  • 首先确定被害人有固定工作和住房。然后约定还款期限,通常为20天,还款金额为实际放款金额的1.5倍

  • 接下来,要求被害人签订多张虚高借条同时签订车辆、房屋租赁买卖协议,骗对方说这只是为了有个保障。

  • 签完协议后,让被害人拿着与借条上相同的现金拍照或录视频,拍完后马上收回现金。

  • 还款到期后,如果被害人无法按时还款,他们就会通过债权转移、寻衅滋事、虚假诉讼、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等进行逼迫,获取高额利润,霸占车辆、房产等。

  • 放贷过程中,被害人写借条时,王军、高秀丽一般都是一对一,要求其他成员回避,避免证人在场

所有这些流程,都是为了让证据倾向于被害人,干扰取证,作案手段十分隐蔽。

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2019年10月25日,高新区人民法院宣判,王军、高秀丽数罪并罚,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,剥夺政治权利4年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成员也分别被依法判刑。

此后,江湖再无大哥大嫂,黑老大的故事除了警醒人们远离套路贷、不做“套中人”之外,也会逐渐被人们淡忘。

淮海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