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热点 发布时间: 2019-10-16 19:47

 设想一下,在一个没有树、没有淡水、没有电、没有网络,对外联络全靠一台手摇电话的孤岛上生活,你能坚持多久?一天?一个星期?一个月?就这样一座孤岛,王继才和爱人王仕花坚守了32年。王继才的想法十分朴素:海岛再小,也是神圣国土,总要有人来守护。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小岛孤悬海中

最短的3天就下岛,最长的坚持了13天

1986年7月,灌云县鲁河乡鲁河村 28 岁的小伙子王继才,背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,去开山岛赴任了。开山岛位于我国黄海前哨,属于江苏省灌云县燕尾港镇。开山岛对于我国海防边防十分重要,曾经是一级军事禁区。1986年部队撤走,守岛的任务转移给地方政府。灌云县人武部先后派了四个守岛人,最短的3天就下岛,最长的也只坚持了13天。

王继才刚上岛的时候,岛上没有电,当然也没有网,对外联络全靠一台手摇电话,能出动静的,除了海风巨浪,就是一台收音机。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王继才

灌云县人武部政委王长杰送王继才上岛的时候,给他留下大米 100 斤,挂面 50 斤,云山白酒 6 扎,烟 6 条。王继才说:“我不抽烟,不喝酒,用不着这个。”王长杰说:“到时候你就用得着了。”

最后王长杰又交代几句:“刮大风时千万不要出门,好生地待在屋里,不要让风刮到海里;每天晚上 7 点钟用这里的手摇电话和我联系一次,汇报这里的情况;一个月后再来看你。”“记住,一定要先坚持一个月。”王长杰强调说。王长杰政委布置完这里的一切,便下岛去了。

只有一个人的荒岛,孤独和寂寞要把人逼疯了

晚上,王继才关好门窗,准备好好地睡一觉,这才发现海岛的夜晚真热啊,热得像蒸笼。蚊子也特别大,大得几乎像陆地上的“豆娘娘”,一咬一个紫疙瘩,钻心痛。这些倒也罢了,最难熬的是海涛声,已是午夜,门外狂呼的海风伴随着近在咫尺的海浪声音,“轰——轰——”像一颗颗炸弹,震得床在摇晃,由于离海浪太近,整个床如同漂在水面上,摇哇摇的。王继才这才想起燕尾港镇人为什么把这开山岛称之为水牢了。王继才辗转反侧,很难入睡。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王继才在岛上

于是王继才打开了一瓶云山白酒,喝醉了就啥也不知道了。从不抽烟、喝酒的他,开始猛抽烟、喝酒。王继才这才明白,王长杰政委为什么要给自己送来这么多的烟和酒。第 31 天酒喝完了,第 35 天烟抽完了,他把岛上的一种大叶草烘干了,切成丝,用报纸卷起来:抽!猛抽!王继才快要急疯了!对着大海猛喊道:“我坚持不下去了,我要下岛,我要下岛!”没有人回答他。

开山岛哇,那足以令人发疯的寂寞和孤独!“啊——啊——”王继才又开始长吼了,他止不住自己狂吼的欲望。他整天不停地在山路上奔跑,不停地在这座荒岛上呐喊,他的喉咙彻底哑了,两眼也变得赤红。

妻子一个多月联系不上他,慌了神

一个人在岛上生活的这一个多月,快把王继才逼疯了。而她的妻子王仕花,在这些天也饱受煎熬。王仕花是江苏省灌云县鲁河乡小学教师,她这些天慌了神,对她恩爱有加的丈夫王继才不见了。王仕花和王继才结婚不足 2 年,有一个不满 1 岁的女儿。

几天前,王继才对她说:“仕花,我要出去几天,不要找我,到时我会回来的。”然后他就拿了换洗衣服什么的,出门了。1 天、2 天、3 天……7 天、8 天,王继才像一汪水被蒸发掉了一样,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王仕花问婆婆,继才哪里去了?婆婆回答:“不知道。二子是个老实人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王继才和王仕花在岛上

又过了几天,王仕花再问婆婆:“妈,继才哪里去了?这都 10 多天了,连个音信都没有。”婆婆说:“你去问你爸,兴许他知道。”

又过了几天,王仕花大着胆子问老公公:“爸,继才到哪里去了?”“干大事去了。”王仕花再问老公公,老公公黑着个脸,说:“瞎打听个啥呀,女人家,不该知道的事,就不要知道。”没头没脑地一顿“呲”,王仕花委屈地走了出来。

再次见面,又白又帅的丈夫成了“野人”

第 47 天,王仕花突然接到县人武部的一个通知,要她带上王继才的换洗衣服上开山岛看王继才。“开山岛,开山岛在哪里?”“开山岛是燕尾港镇海里的一个小岛,离燕尾港镇大约有 12 海里,燕尾港镇离这里大约 40 公里,加在一起大约有 60 公里。”王仕花的老公公说。

第 48 天,王仕花几经周折,最终和灌云县人武部政委王长杰一起登上了开山岛。

难道前面站着的就是她朝思暮想的丈夫王继才?这个人的胡子像一把钢针,嘴被深深地埋在里面。头发长得拖到了衣领上,乱七八糟得像一蓬乱稻草。身上的白衬衣,已经辨不出是什么颜色了。由于多天没洗澡,散发出一股腥臭味,而且这个人又黑又瘦,她的丈夫可是一个又白又胖的帅小伙子。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王继才夫妻

直到王继才喊了一声:“王仕花。”王仕花这才惊愕地回过神来,一下子扑到王继才的怀里大哭:“王继才,这些天你死到哪里去了?你死到哪里去了?”她在王继才的胸脯上又拍又打。

王长杰立即为王继才安排洗澡、理发(随船带了一名理发师上岛)、换衣服、吃饭。饭后,王长杰把王继才带到岛的最高处,面对大海问:“王继才,你在岛上 48 天,这 48 天来你最大的体会是什么?”王继才站了起来,正了正身子,从心底里涌动着一股豪情,大声地说:“我王继才为国家坚守一大片国土、海域,我活得自豪,我活得光荣,我活得有价值。如果祖国需要,我要在这开山岛上坚守一辈子。”

回家后,王仕花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辞掉小学民办教师的职务,和丈夫去守开山岛。理由是丈夫在岛上太苦了,丈夫的生活不能没有她,开山岛不能没有她。她把不满1周岁女儿的交给婆婆,跟随丈夫一起守岛。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夫妻俩一起守岛

守岛32年,他无愧于自己的誓言

就这样,王继才和爱人王仕花在开山岛上坚守了32年。后来岛上通了电、有了太阳能,他们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不少,但仍经历了无数次刮台风补给运不过来的时候断粮的时候。罐装煤气用光了,他们开始吃生米,抓一把生米,放在嘴里嚼,嚼得满嘴流白浆,冒白沫。

有时候是粮食没了,罐装煤气尚存。王仕花便到海里抓一些海鲜煮着吃,这当然要比生嚼大米好多了,可天天吃海鲜,顿顿吃海鲜,长时间一粒粮食都没有,吃到最后就不是海鲜了,而是“海臭”了。满嘴的腥臭味,全身也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腥臭味。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没通电的时候,夫妻俩夜晚点着蜡烛

人们都不理解,小小的开山岛有什么好的,竟把王继才给迷住了。

王继才心里明白,开山岛战略位置重要,没人守就会国门洞开。当年日本人就是在此集结登陆上岸,殷鉴不远。

开山岛毗邻大陆,是走私者眼中的风水宝地,不守住它,偷渡、走私、黄赌毒等罪恶就会滋生。

王继才守岛期间,就多次被不法分子威逼利诱。有人甩出十万元人民币,王继才不为所动;有人威胁要伤害他的的儿子,王继才咬咬牙说:“我不怕。”

1986年7月14日上岛,到2018年7月27日执勤时突发疾病去世,王继才做到了“时时不脱岗,生病不离岗”。守岛32年,他无愧于自己的誓言。

夫妻俩孤岛生活几十年,嚼过生米,断粮时,无奈天天吃海鲜

王继才事迹展馆内的部分展品

32年来,他们为公安、边防部门提供各种有价值的线索50多条。这可能算不上什么伟大成就,但王继才夫妇把一件人人都能做、又都不愿意去做的事儿,坚持做了32年,这背后有怎样的孤独与寂寞,又有怎样的坚韧与执着?

王继才夫妇用无怨无悔的坚守和付出,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,2014年被中宣部授予“时代楷模”荣誉称号。今年9月,王继才被授予“人民楷模”国家荣誉称号。

有人说王继才“傻”,但我觉得他“傻”得好。中国要没有这样一批“傻子”,精神的大厦就会垮掉。我们应该为有这样的“傻子”感到自豪。向英雄致敬!

淮海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