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外的中国年|我在中国农村过春节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科技 发布时间: 2020-01-28 20:51

 马克•列文(Mark H. Levine)是中国民族大学教授、社会学博士,也是“中国政府友谊奖”获得者。他2005年来到中国,转眼间已经在中国生活了15个年头。说起春节,他念念不忘的是第一次在中国的乡下深度体验的一次春节。

老外的中国年|我在中国农村过春节

 

▲ 中国民族大学教授马克•列文(Mark H. Levine)弹唱中国歌曲。

从旧金山到北京

来中国之前,我在旧金山生活了23年。因为我出生在2月份,我的生日宴会通常会伴随着唐人街的鞭炮声,汽车的喇叭声和人群喧闹的庆祝声,那是恰好碰上了中国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。在中国,这个隆重的节日被称为“春节”。

到中国工作生活后,我才意识到春节是中国最大、最重要的节日,远在他乡的家庭成员都会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赶回家中庆祝,就像是美国的感恩节和圣诞节,孩子们也会期待收到家人准备的礼物。绚烂的烟花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都是这个节日的标配。

在美国完成社会学博士的学习后,我来到了中国,在民族大学任教的同时,也在创作中国主题、美国乡村音乐风格的歌曲。傅涵是我很好的朋友,也是我的搭档,我们共同完成了很多节目的录制工作,并组建了“秀外慧中”二人组合。如果你在后海看到一个大胡子的美国牛仔谈着吉他,一个穿着中国风服装手拉二胡的美丽女子,那可能就是我们在演出呢!

出发,去中国的农村!

2008年夏天,我接到了傅涵和她父母的邀请,让我到他们位于湖北省西南部松滋市的家中一起庆祝2009年的春节,我欣然答应了。那也成为我在中国15年间度过的最为难忘的一个春节。

老外的中国年|我在中国农村过春节

 

▲ 马克与傅涵的家人合影。

2009年1月22日,我从北京出发,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抵达宜昌机场。从那里驱车去松滋市还需要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,然后再开车30分钟,才能到达我们的目的地马水村,傅涵的老家。那是我第一次坐车前往中国内陆的湖北省,也是第一次在一个中国家庭过春节,既兴奋又期待。我们搭乘的出租车最终停在了一条狭窄的土路前,因为周围的灌木丛和树枝的阻挡,汽车无法再向前行驶了。于是,我们下了车,开始步行,一边是树林,一边是农场。穿过树林,走了一段小坡路后,我们找到了傅涵父母居住的房子。

傅涵的父母不讲英文,我的中文也比较有限,大约只掌握100个中文单词,但是我们都从他们的女儿那里听过彼此很多的故事,似乎已经很熟络了,语言的障碍并没能妨碍我们的交流。

傅涵的母亲学会了用英文说:“欢迎你来我们的家!”我用中文回答:“谢谢!”就这样,我开启了一次非凡的旅行体验:第一次住在一个中国人家中,第一次生活在中国的乡下,第一次体验真正的中国春节。

我的房间包含了一间卧室和一间书房,里面有一张桌子可以供我写作、创作歌曲等等。因为天气寒冷,已经降到了冰点以下,热心的主人还为我铺了一床全新的被子,还有崭新的床单和枕套,这间小小的卧室既漂亮又温馨。当然,主人为我准备的一切远比被子还要暖人心。

老外的中国年|我在中国农村过春节

 

▲ 马克与傅涵的家人一起包饺子过大年。

傅涵的母亲拿来一袋袋当地的水果,有柚子还有橘子,据说这些都是他们自家地里种植的。我听说过柚子,但是从来没有品尝过,这也是松滋市的特产。除此之外,还有梨子、苹果、花生和葵花籽。我把这些丰盛的食物摆放在长椅上,想着一周之内吃完,结果每天三顿丰盛可口的饭菜早已占据了我的胃,也让我的计划落空了。

有鱼、有肉、有对联!

到傅涵家的第一顿饭是晚餐,大约有10道菜,以各种方式烹饪的鱼、肉,从熏制、油炸到炖煮,再到蒸制,还有一些肉食是在美国很少见到的,比如猪耳朵、鸡爪、鱼头等。蔬菜基本都是自家种植的,还有自己酿制的米酒和豆腐。很多菜品都是湖北当地的特色小吃,在中国各地都是广受人们青睐的。

我特别喜欢其中的两道菜。一道是湖北特色的“鱼糕”,是将鱼肉、猪肉、鸡蛋搅拌在一起,蒸后切成条状摆放在一起,口感十分的软糯有弹性。另一道菜是在中国很常见的“豆腐乳”,制作起来也很简单,把豆腐切成小块,放置一周左右时间,让它充分发酵,大约半周的时间撒上花椒、黑胡椒和盐调味。这种浓郁风味的小吃有一种法国奶酪的质感,是我的最爱。

在我到访之前,傅涵的父亲就准备好了几副红色的对联,上面用中国书法写着对新一年的祝福。除了他们自己家贴的,还有一副是专门送给我的,让我带回北京贴在家门口。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副对联大致的意思,就是希望日子更上一层楼,迎接一个富裕、光明的未来。

傅涵的父亲还是一位民间音乐家,这是我没有想到的,在中国的农村还有这样的音乐人,他会演奏萨克斯管、长笛和中国传统的二胡。而我很喜欢学习中国歌曲,她的父亲自然而然成为了我的老师。每天,他都会用两三个小时教我唱中国歌曲,我学唱的第一首歌是中国的国歌,因为2009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。每天他都会教给我一些新的歌曲。从傅涵家回到北京,我就创作了一首中国民歌《中国农村的春节》。

老外的中国年|我在中国农村过春节

 

▲ 马克与傅涵的父亲、叔叔、侄子、侄女一起学唱中国歌曲。

回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。尽管随后我又经历了很多春节,也遇到了很多新的朋友,带给我各种各样新的体验,但是在我的记忆里,2009年的春节却成为最让我难忘的一个春节。

淮海新闻网